2020小说网LOGO
首页 分类 热门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001疼?活该!
    :,!     【我们还会再见吗?—优哥追妻日记】

    s市,灯光阑珊,星宿遍天,春日里的夜晚,微风不燥,轻轻吹拂

    林思意下班后,像平常一般拖着一副疲惫至极的身子,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像行尸走肉般行走着。

    街道窄窄的,周边的房子破旧。

    街灯是暗黄色的,很昏暗,视线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夜里的街道寂静无声,空洞非常。

    她独自一人走着,只能听到自己高跟鞋咯哒咯哒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画面,几乎每天都在重演,独独今天不同。

    她会意外遇见她生命中那个最好的人,带她走出平淡如水的生活,令她后知后觉,铭记在心灵深处,终生难忘的人。

    她走过一个暗暗的巷子,有异样的声音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‘打!给老子往死里打!”的各种字眼。

    她眯眼,平淡的转头往巷子里望了一眼,似乎是四五个人在殴打一个躺在地上的人,对他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被打的人双手紧抱住头部,蜷缩在地上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林思意看到此景,眉头一皱,脸上竟毫无恐惧感。

    轻轻懒懒的呼出一口气,从包里掏出手机对着里面的嘈杂拍了张照片。

    往里面看不太清的壮汉喊话,“喂!”声音有些无力。

    街道空旷,她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是有回音在耳边回荡,显得那声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的他们,凶神恶煞的看向了这个声音的源头。

    被殴打的人也皱着眉,忍着痛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是个瘦弱无骨,毫无威胁力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别多管闲事儿!不然,连你一块儿打!”

    姑娘家胆小怕事,又何况是这么娇弱的姑娘。

    混混的头目以为说句凶话,吓吓她,就自己跑了。

    林思意对他的话不以为然,淡淡的举着手机,不屑的看着那几个身材魁梧的混混大汉。

    就着刚才的语气喊道:“我已经报警了,还拍了照片,警察一会儿就到,不想被请到警察局喝茶,就快滚!”

    可知林思意根本不吃他这一套,看样子,这姑娘是个不好糊弄的主儿。

    混混中的头目,在她这句话中起了火,目光带有腾腾的杀气,抬手恶狠狠的指着林思意,呲牙咧嘴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转头又看了一眼已经坐起来背靠墙的男人,瞪着凶眼,对男人放了句狠话。

    “算你走运!再让老子碰见你这个小白脸儿,非揍死你!”

    言毕,握拳做了个要打他的假动作,咧嘴笑笑,朝林思意的反方向离开了。

    听到狠话的男人背靠着墙,喘着粗气,微仰着头,舔了舔带血的嘴角,微微眯着眼,坏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幅样子倒是痞味十足。

    见混混们离开,林思意呼出一口闷气,把手机放回包里,一步一步走向了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靠在墙上,微低着头,带有汗水的刘海一束一束的垂下来,遮挡了些眼睛。

    右腿弯曲踩地,右胳膊搭在膝盖上,映入眼帘的右胳膊上沾着血迹,右手背上也有些许擦伤。

    空间寂静,只留下他喘粗气的声音,看样子伤的很重。

    林思意背着暗光,走到他面前,缓缓蹲下。

    犹如天使降临,带着上帝的使命,来人间拯救众生。

    这一幕仿佛电影里的慢动作。

    她面无表情且神情中带了几分疲累感,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要不要叫救护车?”

    男人听到声音,抬起了头来,看向了林思意,笑了笑,粗喘着气。

    玩笑似的说道:“不用,小伤,我以前,还做过拳击陪练呢,这些伤都是家常便饭,谢谢你啊。”

    拳击陪练打不过混混?就连基本的躲也不会?!闹着玩儿呢?!

    缓了几秒,男人微仰着头,后脑袋靠在墙上,带着玩意的笑,暗暗的瞟了林思意几眼。

    “看你年纪不大,一个姑娘家家,看到这些,难道不怕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怕的,这附近治安不好,混混很常见。”

    林思意淡定的环看四周的黑暗说道。

    男人痞笑着,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思意,她丧丧的,没什么精气神,给人一种疲倦不堪的样子,但是胆子是真的大。

    “哎,你真的报警了?”

    男人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林思意干净利落,毫不拖延的回答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听到答案的男人,看着她脸上微变的神色,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撇着嘴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虽然是些小伤,还是去处理一下吧,感染了就不好了,附近有一个二十四小时的小药店。”

    经过几秒的沉寂,男人微微点头,左手附着腹部,深呼吸,沉重的欲要站起来。

    林思意看他如此艰难,便扶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男人偷望着她的侧脸,扯嘴一笑,“谢谢啊。”

    林思意颔首回应,看着男人好似是伤了右腿,一瘸一拐的,她也便一直扶着他。

    与他凑近距离之时,无意间闻到了他身上的气味,淡淡的很清列。

    一嗅便知是他独有的体香。

    竟莫名让林思意一下放松了下来,减轻了一些身上的疲累感。

    男人肩宽腰窄,人高腿长,瘦瘦高高的 。

    林思意并不矮,男人却比她高了整整一个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还是提醒你,以后看见这种事情绕道走,或者顺手‘真’报个警也行,刚才这种情况很危险,注意你自己的人身安全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今天的混混不是那种真正混社会的混混。

    今天的这种,还能被她的一句话两句话给唬住,那种的可就真不一定了!

    出门在外,无论如何,安全第一!

    尤其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。

    看刚才这个姑娘说那些唬人话的熟练度,肯定不是第一次当小天使了。

    其实,他猜错了,实则不然。

    林思意语气平淡似水,没有带什么感情 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情况还是要谢谢你的提醒,我下次注意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在这里会经常看见有纹身的庞大魁梧的混混们出没,溜达,谁知道真会有这种被堵在巷子里殴打的人。

    她只是顺手牵羊就救下了,真没想这么多。

    林思意安排他坐在了药店门口的台阶上,他细长的腿随意的摆放着。

    她呼出一口气,便去药店给他买了碘酒、棉棒和创口贴。

    药店门口比小巷里的光线亮了许多,视线也清楚了不少,也看清了对方的模样。

    男人一身黑衣服,被殴打的,身上都是脏兮兮的,灰头土脸的,头发有些凌乱,脸上也是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这副样子,活脱脱的路边流浪惹人怜的小野猫。

    见状,他看不到脸上的伤口,也不能自己涂药,竟一时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,帮你?反正你自己也看不到。”林思意很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男人神色自若,声音低沉,“那就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林思意坐下,用棉棒沾了沾碘酒,身子转向男人。

    从手开始,一点一点的给男人清理了伤口,并贴上了创口贴。

    期间,男人一直盯着林思意的小脸看,还时不时的笑笑。

    她齐肩短发,化了很淡很淡的妆,不大不小的杏眼,睫毛弯弯长长的,嘴巴小小的。

    面无表情,却还是好看的。

    男人似乎对这个还不知道名字的姑娘,提起了兴趣还不自知。

    直到,林思意开始清理男人脸上的伤口,嘴角的青痕血丝,左颌骨上和颧骨的擦伤。

    林思意余光注意到男人一直在盯着自己看,还撇嘴坏笑。

    心里一时不爽,就故意手上加了点力度,想惩戒他一下。

    只听到男人轻‘嘶~’一声,眉头一皱,微微闭了眼睛,躲开了来。

    “疼?活该!”

    好心好意给你处理伤口,还目光调戏,嬉皮笑脸,我就活该救你?!

    男人惊讶的笑笑,摸着嘴角处被林思意故意弄疼得伤口。

    林思意凑近了些,抬手继续给男人清理着伤口,淡淡开口,“被打了,很开心?”

    男人顿了两秒,眼神上下瞟了瞟,笑笑,“算,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继续很深沉的看着林思意。

    没过几秒钟,男人开口,“你不问我,为什么会被打?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她手里动作没停,目不斜视且回答的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平淡无情的回答,男人看着林思意不可思议的笑。

    有点儿意思。

    伤口终于被清理完了,林思意呼出一口气,收拾了一下垃圾,把剩下的棉棒和碘酒递给了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露出了疑惑的神情,缓缓伸出了手骨分明且细长的手,接过,细瞧着剩了一大半的碘酒,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衣服下面或许还有伤口,你自己看得到,就自己处理吧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五官端正,但整体长相气质不正,带了八分的痞气。

    鼻梁高,眉骨显,笑起来痞气占十分,声音低沉且富有磁性。

    “谢谢啊。”

    简单说,男人长得是可帅可痞,五官上也是没的说。

    但是在整体气质上,就不是个好人样。

    林思意转身走了几步,男人看着她瘦弱的背影,“我叫梁启优,我们还会再见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的迟疑,林思意拖着疲累的身子往前走着,就听到他在后面笑着,慵懒的喊。

    “话不要说的这么满,我这个人,比较相信缘分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再搭话,梁启优望着林思意的背影撇嘴痞笑着,看着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一个光线暗暗的拐角处。

    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女人啊。

    梁启优嘴角忍不住上扬,细细的回想着刚才的画面

    这时,手机铃声打断了他,他放下了提起的嘴角,指尖一动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有一道男声传来,“优哥,你怎么还没回来?是任务不顺利?”

    提起任务,梁启优眉头轻皱,无奈了片刻,声音松散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拍照的时候被大阿虎暗地派去保护他女儿的混混发现了,以为我是想对她图谋不轨,被打了一顿,耽误了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啊?怎么会?你身手这么好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瞬间紧张和疑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怕我一出手,那边吃了亏抓住我不放,暗地调查我的身份。要是身份暴露,以后任务一定不好进行,这顿打,我挨了,大阿虎那边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顿顿,松了一口气,“好了,先办正事,梓铭,照片发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先让阿瑄去接你,照片一会儿说。”说完便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电话挂断后,梁启优这边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他手指修长,把玩着林思意递给他的棉棒和碘酒,意犹未尽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