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小说网LOGO
首页 分类 热门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章 死的蹊跷
    :,!     “小贱人,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,今儿我们慢慢玩。”一个极其猥琐的声音在夏北北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伴随着声音,还有一双手在自己身上四处游移着,让夏北北觉得极其恶心。

    一个激灵,北北睁开了眼睛,便看到一张猥琐至极的脸出现在她跟前。

    这男人是

    刘子坤?

    可为什么刘子坤这么年轻,看着顶多也就是二十来岁的样子?

    她不是嫁给刘子坤已经二十年了,刘子坤都四十多了,早就成了一个秃顶,肚满肠肥的猥琐中年男人?

    可现在的刘子坤竟然头发茂盛,身材也偏瘦弱,只是那眼神仍是那样让人恶心。

    难道

    夏北北想到了一个可能性,但是自己不敢确定,她一把挥开刘子坤的手,急切的问道,“等等,刘子坤,今年是哪一年?”

    刘子坤没想到夏北北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,可以轻而易举的挥开他的手,他懊恼之余,又想继续,“哪一年也不妨碍老子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说,不然我”原本夏北北想说打死他,但是不想麻烦,就改了一个说法,“我就咬舌自尽,到时你就是杀人凶手。

    “78年。”刘子坤非常不耐烦的说出了这个年份,就搞不清楚这个贱丫头人都到这份上了,还问这事情干啥。

    听清楚之后,夏北北心里“咚咚”直跳,好运降临到她身上了。

    没错,她重生了,回到了78年,回到了她18岁的时候。

    回到了她还没有被刘子坤糟蹋之前。

    被糟蹋,好似就是今天,因为她上辈子就是在这小河边,被刘子坤给糟蹋的。

    她立即又问,“今天是哪一号?”

    虽然十分不耐烦夏北北一直在问这些无关的问题,但刘子坤还是咬着牙回答了,“六月十六号。”

    没错,就是今天了。

    上辈子,她就是78年的六月十六号,被夏家人害的,让她被刘子坤给糟蹋了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她的名字不再叫夏北北,而是破鞋,狐狸精,不要脸的贱人等等这些。

    也是从那以后,她在石花村抬不起头来,整日以泪洗面。

    夏家人自然不会愿意这样养着一个无用的人,便逼着把她嫁给了这个刘子坤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她悲惨的人生便开始了。

    刘子坤是个暴力倾向很严重的人,一点事不顺,就对她拳打脚踢,打完之后,还得干活,白天里里外外的活儿她都要干,晚上还得由他糟蹋。

    这样的身心压迫,夏北北在四十五岁那年患上了抑郁症,然后用极其悲惨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只是,在死之前,夏北北却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想通了。

    她那样悲惨的人生,不是自己造成的,是被人害的。

    她被刘子坤糟蹋的那天,很蹊跷。

    那天一早,她就被大伯娘周艳华打发去河边洗衣服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夏家人的衣服都是上午的时候,让堂姐夏小美和夏小丽去洗衣服,也就是周艳华的一双女儿。

    因为她们不需要去出工,就只是在家做做洗衣服,做饭这样的事儿。

    再便是,刘子坤这样的人,每天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的,今儿一大早的怎么就来了?

    细细一想,这大概都是人早就安排好的,要毁了她一辈子。

    的确,她的上辈子也是被毁了,嫁给刘子坤的二十多年,没过一天好日子。

    幸好,她有机会重来一次。

    此时,刘子坤已经迫不及待了,“问完了吗,问完了我们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低头去撕的夏北北的衣服。

    夏北北讽刺一笑。

    趁着刘子坤低头的时候,夏北北伸手一捞,捡了一个板砖。

    她一个板砖直接砸在了刘子坤的后脑勺,刘子坤瞬间晕了过去,脑袋也被砸破了一个口子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夏北北伸手探了下刘子坤的鼻息,倒是命大,竟然没死。

    不过,没死更好,她有的是时间慢慢和这个刘子坤玩。

    死了的话,就没得玩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刘子坤还有用,慢慢再收拾,先回去收拾夏家的人。

    她一脚踢开扑在自己腿上的刘子坤,站了起来,伸手拍了下身上的草,就转身回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往前走了两步,突然转身,看到在河边的那一桶子的衣服。

    那一桶子的衣服都是大伯娘周艳华三母女的。

    桶子里最上面的衣服是周艳华大闺女夏小美最喜欢的的确良衣服,是最近才买的,花了三块钱呢。

    那三块钱,还是夏北北看着她问奶奶江氏要的。

    她一脚把桶子踢到河里,看到那些衣服随着水流飘出去老远,她才转身回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,周艳华三母女此时正在门口等着,好似准备等着出去看热闹。

    夏北北心里当然也明白,这周艳华三母女在等什么,不就是等着村里有人来说,她被刘子坤糟蹋了的事情吗?

    可是,这一次还真让她们失望了。

    果然,看到夏北北的时候,周艳华三母女都愣了下,尤其是又蠢又懒的夏小丽当即就问了出来,“你回来了,你就这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夏北北冷厉的眼神看向她,反问,“不然,你以为我会咋样,难不成你以为我会死在河边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”夏小丽立即摆手,她当然不敢说自己盼着什么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候,老太太江氏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江氏还只有五十多岁,身子骨还好着,掌管整个家。

    想起上辈子到最后,江氏被周艳华折腾的还剩下一把骨头的时候,和如今简直是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也不过就是几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江氏看着夏北北,眼里闪过一抹烦躁。

    这个孙女干啥啥不行,每天就知道贴着墙走,见谁都怕,一点都不给她长脸。

    原本,江氏就是个重男轻女的,加上家里孙女多,她自然更加看不得夏北北了。

    她没给夏北北好脸色,直接吼起来,“一大早的说什么死不死的,回来了就赶紧喝碗粥去,等会还要去上工,今儿你必须给我挣回来六个工分,不然晚上没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你没饭吃,你那个傻子弟弟也没饭吃。”这话是周艳华说的。

    周艳华虽然惊讶夏北北竟然就这么安然无恙的回来了,看着也不像被人糟蹋了,但是也没多想,想着大概就是那个该死的刘子坤说话不算话,收了她们三块钱,却是没有办事。

    而周艳华之所以想出这么一个歹毒的主意,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大闺女夏小美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