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小说网LOGO
首页 分类 热门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三百零一章 新的故事
    :,!     向导大叔没能痛苦太久,他很快就在这种疯狂的折磨下失去了生命,只剩一副残躯被红衣新娘来回把玩。

    肠子拉出来再塞进去,场面极其骇人。

    其实这不能怪虞悦怡没提醒向导大叔,要是刚开始他没有私藏十字架项链,或者只私藏一条,刚才就不会再有十字架项链,也不会傻傻的拿十字架项链对付红衣新娘

    黎光赫三人逃走后,诡异的歌谣依旧徘徊在附近。

    虞悦怡脸色苍白,现在就好像回到了她在第二幕的遭遇,三人都不敢停下,只能不要命的往前狂奔。

    但三人根本跑不出浓雾,不管跑多远都像是在原地踏步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他们绝对是死路一条

    别墅内,徐凌回到了一楼大厅,他手里握着银质匕首环顾着四周,浑身都被血迹浸湿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不死不灭之体,徐凌不知道死了几回。

    或许是知道杀不了徐凌,鬼魂已经没有再出手,使得大厅陷入了沉寂。

    见鬼魂迟迟没有露面,徐凌也懒得搞什么追击,盘坐在大厅内等待剧情结束。

    徐凌等了大概半个小时,却发现自己仍旧待在大厅,周围环境没有发生半点变化。

    徐凌眉头微皱,很快猜到是那个复苏的诅咒让剧情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徐凌内心暗骂一声,如果虞悦怡几人死了,他演这么多戏岂不是白费了?

    而且正常剧情是虞悦怡几人逃出去,如果他们都死了,本该牺牲的徐凌还活着,剧情岂不是又要发生变化?

    徐凌思索片刻后,忽然抬头看了眼门外依旧弥漫的浓雾。

    要是虞悦怡几人真死了,徐凌会得到新的剧情提示才对,现在看来他们肯定还活着。

    徐凌很清楚现在他要是不做点什么,虞悦怡几人顶多靠诅咒之物多撑一会儿,后面迟早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后,徐凌把目光投向了屹立在大厅中央的两具蜡像。

    徐凌径直走向新娘蜡像,二话不说打碎玻璃罩,用银质匕首插进了新娘蜡像的额头。

    向导大叔没能痛苦太久,他很快就在这种疯狂的折磨下失去了生命,只剩一副残躯被红衣新娘来回把玩。

    肠子拉出来再塞进去,场面极其骇人。

    其实这不能怪虞悦怡没提醒向导大叔,要是刚开始他没有私藏十字架项链,或者只私藏一条,刚才就不会再有十字架项链,也不会傻傻的拿十字架项链对付红衣新娘

    黎光赫三人逃走后,诡异的歌谣依旧徘徊在附近。

    虞悦怡脸色苍白,现在就好像回到了她在第二幕的遭遇,三人都不敢停下,只能不要命的往前狂奔。

    但三人根本跑不出浓雾,不管跑多远都像是在原地踏步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他们绝对是死路一条

    别墅内,徐凌回到了一楼大厅,他手里握着银质匕首环顾着四周,浑身都被血迹浸湿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不死不灭之体,徐凌不知道死了几回。

    或许是知道杀不了徐凌,鬼魂已经没有再出手,使得大厅陷入了沉寂。

    见鬼魂迟迟没有露面,徐凌也懒得搞什么追击,盘坐在大厅内等待剧情结束。

    徐凌等了大概半个小时,却发现自己仍旧待在大厅,周围环境没有发生半点变化。

    徐凌眉头微皱,很快猜到是那个复苏的诅咒让剧情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徐凌内心暗骂一声,如果虞悦怡几人死了,他演这么多戏岂不是白费了?

    而且正常剧情是虞悦怡几人逃出去,如果他们都死了,本该牺牲的徐凌还活着,剧情岂不是又要发生变化?

    徐凌思索片刻后,忽然抬头看了眼门外依旧弥漫的浓雾。

    要是虞悦怡几人真死了,徐凌会得到新的剧情提示才对,现在看来他们肯定还活着。

    徐凌很清楚现在他要是不做点什么,虞悦怡几人顶多靠诅咒之物多撑一会儿,后面迟早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后,徐凌把目光投向了屹立在大厅中央的两具蜡像。

    徐凌径直走向新娘蜡像,二话不说打碎玻璃罩,用银质匕首插进了新娘蜡像的额头。向导大叔没能痛苦太久,他很快就在这种疯狂的折磨下失去了生命,只剩一副残躯被红衣新娘来回把玩。

    肠子拉出来再塞进去,场面极其骇人。

    其实这不能怪虞悦怡没提醒向导大叔,要是刚开始他没有私藏十字架项链,或者只私藏一条,刚才就不会再有十字架项链,也不会傻傻的拿十字架项链对付红衣新娘

    黎光赫三人逃走后,诡异的歌谣依旧徘徊在附近。

    虞悦怡脸色苍白,现在就好像回到了她在第二幕的遭遇,三人都不敢停下,只能不要命的往前狂奔。

    但三人根本跑不出浓雾,不管跑多远都像是在原地踏步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他们绝对是死路一条

    别墅内,徐凌回到了一楼大厅,他手里握着银质匕首环顾着四周,浑身都被血迹浸湿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不死不灭之体,徐凌不知道死了几回。

    或许是知道杀不了徐凌,鬼魂已经没有再出手,使得大厅陷入了沉寂。

    见鬼魂迟迟没有露面,徐凌也懒得搞什么追击,盘坐在大厅内等待剧情结束。

    徐凌等了大概半个小时,却发现自己仍旧待在大厅,周围环境没有发生半点变化。

    徐凌眉头微皱,很快猜到是那个复苏的诅咒让剧情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徐凌内心暗骂一声,如果虞悦怡几人死了,他演这么多戏岂不是白费了?

    而且正常剧情是虞悦怡几人逃出去,如果他们都死了,本该牺牲的徐凌还活着,剧情岂不是又要发生变化?

    徐凌思索片刻后,忽然抬头看了眼门外依旧弥漫的浓雾。

    要是虞悦怡几人真死了,徐凌会得到新的剧情提示才对,现在看来他们肯定还活着。

    徐凌很清楚现在他要是不做点什么,虞悦怡几人顶多靠诅咒之物多撑一会儿,后面迟早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后,徐凌把目光投向了屹立在大厅中央的两具蜡像。

    徐凌径直走向新娘蜡像,二话不说打碎玻璃罩,用银质匕首插进了新娘蜡像的额头。向导大叔没能痛苦太久,他很快就在这种疯狂的折磨下失去了生命,只剩一副残躯被红衣新娘来回把玩。

    肠子拉出来再塞进去,场面极其骇人。

    其实这不能怪虞悦怡没提醒向导大叔,要是刚开始他没有私藏十字架项链,或者只私藏一条,刚才就不会再有十字架项链,也不会傻傻的拿十字架项链对付红衣新娘

    黎光赫三人逃走后,诡异的歌谣依旧徘徊在附近。

    虞悦怡脸色苍白,现在就好像回到了她在第二幕的遭遇,三人都不敢停下,只能不要命的往前狂奔。

    但三人根本跑不出浓雾,不管跑多远都像是在原地踏步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他们绝对是死路一条

    别墅内,徐凌回到了一楼大厅,他手里握着银质匕首环顾着四周,浑身都被血迹浸湿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不死不灭之体,徐凌不知道死了几回。

    或许是知道杀不了徐凌,鬼魂已经没有再出手,使得大厅陷入了沉寂。

    见鬼魂迟迟没有露面,徐凌也懒得搞什么追击,盘坐在大厅内等待剧情结束。

    徐凌等了大概半个小时,却发现自己仍旧待在大厅,周围环境没有发生半点变化。

    徐凌眉头微皱,很快猜到是那个复苏的诅咒让剧情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徐凌内心暗骂一声,如果虞悦怡几人死了,他演这么多戏岂不是白费了?

    而且正常剧情是虞悦怡几人逃出去,如果他们都死了,本该牺牲的徐凌还活着,剧情岂不是又要发生变化?

    徐凌思索片刻后,忽然抬头看了眼门外依旧弥漫的浓雾。

    要是虞悦怡几人真死了,徐凌会得到新的剧情提示才对,现在看来他们肯定还活着。

    徐凌很清楚现在他要是不做点什么,虞悦怡几人顶多靠诅咒之物多撑一会儿,后面迟早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后,徐凌把目光投向了屹立在大厅中央的两具蜡像。

    徐凌径直走向新娘蜡像,二话不说打碎玻璃罩,用银质匕首插进了新娘蜡像的额头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