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小说网LOGO
首页 分类 热门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94章 出门就遇到贵人了(求订阅!)
    :,!     张丽萍似乎是怔住了,马上说道:“儿啊,你说这话不会是在帝都也买房子了吧?”

    吴远笑着应道:“那必须的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惊呆了:“唉哟,帝都的房子可贵了!”

    吴远心想,现在帝都的房子还算不上贵,再过几年你们就不会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吴远笑着说:“现在还好吧,反正你和爸过去后,就直接住我那房子,也挺宽敞的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你为是在燕江呢吗?”

    吴远: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那我们也没钥匙啊,怎么进去啊?”

    吴远:“这倒没事儿,我买的那房子是密码锁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怔了怔:“密码锁?输密码就行?”

    吴远:“对对,就是这么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乐了,还跟吴远的老爸吴志良交流了起来,然后才又跟吴远说话。

    张丽萍:“对了,你买的房子是在郊区吗?我听说帝都挺大的,郊区离着市区远,来回挺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吴远:“你们还知道得挺多,妈,你们放心吧,那房子就在市区,国贸那边,去哪儿都方便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一听,就又跟吴志良交流去了。

    张丽萍:“我说,小远买的房子在国贸,国贸是哪里?”

    吴志良听了,也是大吃一惊:“国贸!?唉哟,那可是个好地方啊,就在东三环!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那、那挺好的?”

    吴志良:“当然好了,那的房子好几万一平呢!小远真在那里买了?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那还有假?”

    这时,张丽萍才又转回头跟吴远说话。

    吴远:“妈,我回头把房子的地址和密码短信发给你们,你们就直接过去,如果保安拦住你们,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行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吴远又和张丽萍说了一些有的没的,便道别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然后吴远将国贸大厦的地址和房间楼层,以及房子的入户密码发给了张丽萍。

    接下来,吴远就又要准备明天上班了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以现在吴远的情况,要保持定力是非常难的。

    毕竟吴远马上就是帝都一家顶级三甲医院的科室主任了,现在却还要在小城市的二甲医院急诊科当一个普通医生,任谁都不容易调整心理状态。

    这种事如果发生在前世,吴远早就不想上班了。

    不过吴远毕竟不是一般人,他可是“超级医师”系统的宿主,性情早就被系统改造成了近乎于完美的医生,心态相当稳定。

    对吴远来说,既然是年后才去帝医三院上班,那就不急着辞职,能干就先干着吧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东城医院的工作环境,让吴远无法忍受,他也会毫不犹豫地辞职走人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吴远到了东城医院急诊科,若无其事地跟同事们打着招呼,立即就进入了工作状态。

    吴远也暂时不打算将自己确定要去帝医三院的事情说给别人听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吴远的父母准备要去帝都呢,正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虽说也没打算到帝都长住,但也得带几件换洗的衣服,还有生活用品,比如说洗濑用品,随身物品之类的。

    所以两个人随便收拾了一下,东西也不少,弄了一个旅行箱才装下。

    吴志良拉着箱子,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吴志良:“还用问吗?当然是去车站了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坐大巴去啊?”

    吴志良:“要不然呢?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开车去多好啊,咱们家又不是没车。”

    吴志良:“嗨,我那车坏了,昨天就发动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啊?你怎么不说啊?”

    吴志良瞪着两眼:“我说什么啊?你又不会修车。”

    吴志良的车确实坏了,那辆小破车开了有十多年了,都要散架了,喇叭还响,其它地方更响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吴志良的车没坏,他也没打算开车去。

    吴志良这几年简朴惯了,觉得开车费油钱,还要交高速费,太不划算。

    张丽萍现在还真不想坐大巴,关键是太折腾了,到了帝都,吴志良肯定会不得打车,还要倒各种公交地铁,累死了。

    而且吴远时常会打钱过来,他们也不缺钱了。

    但也没办法,现在没车开,只能去车站做大巴了。

    吴志良和张丽萍便拉着箱子往外走,出了小区的大门,张丽萍便在路边要拦出租车。

    这回吴志良倒也没不乐意,县城里的出租车便宜,大概几块钱就能送到汽车站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辆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丽萍和吴志良怔住了,那可不是出租车,是一辆私家车,还是辆大奔,也就是奔驰了。

    后座的车窗摇了下来,露出了一张女人的脸。

    那女人也是五十岁左右,跟张丽萍和吴志良差不多大。

    而且那个女人还认识张丽萍和吴志良。

    正是张丽萍的同事,名叫孔映秋。

    孔映秋和张丽萍平级,但是却不在一个科室,所以交流不多。

    不过从感觉上,孔映秋这个人还是不错的,挺善良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当然,家庭条件方面,孔映秋更是不错。

    孔映秋的老公是做生意的,而且生意不错。

    这不,都是开的大奔出门。

    孔映秋笑着打招呼:“丽萍,你们这是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说着,孔映秋看了看吴志良手里拉的箱子:“呦,要出远门?”

    张丽萍和吴志良对望了一眼,这才回答:“是啊,我们有事要去一趟帝都。”

    孔映秋一听,马上说道:“唉哟,巧啊,我们也要去帝都,带你们一程啊?”

    张丽萍怔了怔,一时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吴志良连忙摆手:“不了不了,太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孔映秋:“不打扰,反正就我们两个,路上也闷得慌,正好可以跟丽萍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看孔映秋的表情,也并不像是虚情假意,张丽萍倒有些意动了。

    虽说张丽萍和孔映秋不熟,但是感觉应该可以跟她谈得来。

    既然都要去帝都,搭个顺风车也没什么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于是,张丽萍又问:“真不打扰?”

    孔映秋:“真不打扰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能乘下我们两个?”

    孔映秋马上开门下车,让张丽萍看了看。

    孔映秋:“看到没?挺宽敞的,别说再装你们两个了,就算现装三个人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一看,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除了孔映秋以外,就是孔映秋的老公在驾驶位上。

    看到张丽萍和吴志良看进去,还特意回头摆了摆手,说道:“二位好。”

    孔映秋的老公名叫于朋,看起来也是个挺好相处的人。

    吴志良连忙朝他摆了摆手,也算是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于朋从驾驶位上推门下车,然后拿起吴志良的行李箱,说道:“行了,你们快上车吧,反正都是顺路,就别喀气了。”

    吴志良:“唉哟,这多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于朋:“没事儿,真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说着,于朋就把后备箱打开了,将行李箱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得,既然都到这一步了,那就上车吧。

    于是,吴志良就坐上了副驾驶位,张丽萍则和孔映秋一起坐在了后座。

    于朋发动汽车,便往高速那边行去。

    路上,四个人就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孔映秋:“你们两口子去帝都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嗨,一个亲戚生病了,必须得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丽萍就一五一十地将事情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孔映秋也觉得挺唏嘘,说道:“那确实要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对了,你们呢?”

    孔映秋:“嗨,是去谈生意,老于约了一个人,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果然是做大买卖的。”

    吴志良虽然不太擅长言辞,但是跟于林倒是也能聊得来,也就渐渐踏实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来吴志良这个人就不太喜欢占人便宜,怕给人添麻烦。

    于林和孔映秋既然没有什么不快,是真的欢迎他们搭顺风车,那也正好。

    当然,以吴志良的脾气,到了地方,怎么也会象征性地给一些油钱,也算是意思一下了。

    于林开着大奔,又快又稳,又是一路高速公路,大概只用了一个半小时,就到帝都了。

    这时,孔映秋:“对了,我们要去哪里?我先送你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吴志良连忙说道:“那太麻烦了,就把我们随便放在一个地铁站就行,就在国贸,我们坐地铁过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孔映秋和于林怔了怔。

    孔映秋:“呦,那就更巧了,我们也是要去国贸。”

    吴志良:“啊?不会吧,你们可别因为我们要去国贸,就”

    于林一只手握着方向盘,另一只手摆了摆,哈哈笑着说道:“没有没有,哪有的事儿?你想太多了,我们真是要去国贸。”

    孔映秋也笑着说:“老于约的那个人,还真就在国贸那边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面色一喜:“唉哟,那真是太巧了!”

    张丽萍看了吴志良一眼:“看到没,今天真是运气好。”

    吴志良心情也不错,附和道:“对,是真的运气好。”

    奔驰快速地行驶着,很快就进了五环路,车辆也密集了起来,速度自然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,张丽萍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丽萍一看,正是儿子吴远打过来的,张丽萍就直接按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张丽萍:“喂,儿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吴远刚刚做完一个小手术,这才打过来问问情况。

    吴远:“妈,我们动身了吗?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早动身了,我们这都进了帝都了,你不知道,你爸的车坏了,正想要去车站呢,正好遇到了你映秋姨。”

    吴远一头雾水,什么时候多出一个“映秋姨”啊?

    张丽萍确实没怎么和吴远提过孔映秋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丽萍当着孔映秋和于林的面,当然也不会去解释这个,便把这个话题接了过去,说道:“反正我们是搭了人家一个顺风车,省的赶大巴去了,真是运气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吴远有些苦笑不得:“妈,爸的车也应该换换了,怎么老是坏啊!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爸哪舍得啊。”

    吴远琢磨了一下,等哪天有时间,还是要给老爸换辆车,也是时候提高一下生活质量了。

    这时,张丽萍又说:“你不知道,还有更巧的呢,你映秋姨他们也要去国贸,这下子完全顺路了。”

    吴远也笑了起来:“那真是大好事儿,帮我谢谢映秋姨,回头请他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看了一眼孔映秋,笑着说:“要的要的,回头有机会请他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吴远又说:“行,那你们先聊着,我给物管打个电话,免得保安不让你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好,你打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丽萍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时,孔映秋问道:“你家儿子?”

    张丽萍点了点头:“对,我儿子小远。”

    孔映秋:“你儿子干什么工作呢?”

    张丽萍:“是个医生,外科医生。”

    孔映秋:“呦,那可真不错,外科医生好啊,很有前途。”

    不管对方是不是真心,听到别人夸自家儿子,张丽萍当然笑得合不拢嘴了。

    四个人聊着天,车子就行驶到了国贸地区。

    张丽萍来帝都的机会很少,这次还是第一次来国贸这边,从车窗外望出去,感觉这一片还真是挺繁华的。

    张丽萍还真没想到自家儿子吴远能在这里买上房子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里的房子得好几万软妹币一平。

    一套房子最小了也得五六十平米吧,那总价得多少钱啊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一想,吴远现在收入高了,如果只是付个首付,买这房子倒也没问题。

    张丽萍又想了想,不对啊,吴远怎么到处买房子呢?

    在燕东市买了一套房子,而且还是面积很大的房子。

    前不久又在南海三冠那边买了房子。

    三冠的房子就更夸张了,简直就是度假豪宅,现在张丽萍还想念那房子呢,想着过完年,办完事儿,赶紧过去再住段时间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吴远又在帝都买了房子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么多房子,算下来还不得好几百万软妹币啊。

    吴远虽说收入高了,但能承受这么高的消费额吗?

    张丽萍实在想不通。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,那就是帝都的房子特别小,而且是很老的那种小区,所以房价会便宜一些。

    这样才不至于特别离谱。

    孔映秋看了看时间,也到中午了,指着那间饭店说道:“都到这儿了,咱们去那边吃个饭吧。”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