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小说网LOGO
首页 分类 热门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章  最后的猎物
    :,!     屋里没有开灯,男人还未脱下身上的西服,胸口带着新郎标志的花显得格外醒目。今天是他订婚的日子,没有一丝喜悦,不过是商业联姻罢了。男人静静地站在窗前,看着外面肆虐的狂风,静静地点了根雪茄。

    “雨夜,最后一件事,做完我就放你自由。”男人说。

    女人看着他,眼睛里闪出一丝希望,八年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女人尽量克制自己内心的喜悦,不让对方看出,静静地回答。八年了,她从一个单纯的大一女学生变成现在遇事处变不惊、做事狠辣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累,厌倦了商场的勾心斗角,也厌倦整日周游在各色男人之间。赵世明不能出面的事,她宋雨夜出面做。她是一名律师,整日做的却是,钻法律空子,游走在灰色地带。

    赵世明的人惹了事,都是她出面解决,每次都完成的很出色。他视她为心腹、视她为知己,但是她心真的很累,只想休息。

    余生期待的,就是在一个偏僻安静的地方买一个小院子,养养花,安安静静地过完一生,虽然她也不过才二十七岁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。”她的语气很淡,仿佛一杯白开水。

    “不留下来吗?”他靠近她,温柔地挽起她耳边的秀发。

    俊魅孤傲的脸庞,冬夜寒星的瞳眸,冰冷明澈中略带柔情的眼神,透出一股不可抗拒的气息。微扬的眼角,内敛的扇形双眼皮,长长的睫毛和黑色的眸子,挺直的鼻梁,薄薄地嘴唇,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她拒绝地很彻底,她有底线不会做第三者。

    赵世民并没有强行挽留,只是温柔地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印记。

    她转身离开,蓦然又想起什么,转身平静地给他道喜。

    外面风雨很大,就好像她认识赵世民的那晚一样大。那年她刚上大一,父母经营着一家大排档,凌晨收摊回来的路上被疲劳驾驶的卡车司机撞翻,命悬一线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等钱救命。卡车司机的家境不太好,车子的保险也过期了。能凑的都已经凑了,依然差二十万。

    学校校庆,赵世明作为优秀校友参加,她撞上了赵世明的车。她本想借此讹他二十万,良心的谴责让她放弃了这个龌龊的想法,她逃也似的离开了车祸现场。

    学校里很多女孩子都被包了,每到周五外面都有很多豪车来接。她们寝室也有一个叫吴莉莉的女孩被包养了,据说包养吴莉莉的是一个房地产大亨,年纪能够当她爷爷了,宋雨夜见过那个大亨,头上仅有的几根头发还是花白的,胖墩墩的,油光满面的脸上皱纹不是很多,但是眼袋占据了半个脸颊。被这样的男人压在身下,宋雨夜觉得自己会做噩梦的。

    吴莉莉曾经说过,这些大老板最喜欢处女。

    她已经走投无路了,出卖自己是唯一的出路。她拜托吴莉莉帮忙,也许是看她可怜,吴莉莉竟然同意将她介绍给手上一个建材商。

    她像一个待宰的羔羊蜷在床上,身体瑟瑟发抖,不知道即将给她开/苞的男人是什么样子。她渴望爱情,纯洁的爱情,没有交易,没有物质,彼此都心甘情愿的将自己交给对方。

    房间的门开了,她吓得躲进被子。她听到男人脱衣服的声音,洗澡的声音。她颤抖着,被子闷得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害怕,我不会碰你。”男人说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将头探出被子,对上赵世民那双好看的眼睛,虽然他戴着一副眼镜,但是镜框下那双黑色的眸子让她纯净的心泛起了涟漪。赵世民信守诺言,果然没有碰她,两人相互依靠着聊了一夜。赵世民替她出了二十万,虽然最后爸妈也没救回来,从此她也死心塌地跟着赵世明,赵世民对她而言就是她的天,她的神。

    她喜欢赵世明,喜欢了整整八年。赵世民供她上学,送她出国留学,她帮赵世明做事,包括跟他上床。今天他订婚了,他们约定过,只要他订婚或者结婚,他就放她离开。

    赵世民抽了口雪茄站在窗前看着撑伞离开的她,英俊地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,将胸口的花扯下来扔进垃圾桶。她终究还是想离开,那就好好完成这个任务吧!

    外面的雨依然很大,宋雨夜到家的时候身上已经淋湿了。她囫囵的洗了个澡,躺在床上,床单上全是赵世民的气息,她赌气似的将床单枕头被套全部换下来扔进了洗衣机。

    换好了床单却怎么也睡不着,打开冰箱拿了一个苹果随意的啃了起来。茶几上放着赵世民给他的照片,那是一个看上去很干净的男孩,不过二十岁出头,笑的很开心,看上去很阳光,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个男孩就是她这次的猎物。“毁了他。”这是赵世民的命令。男孩是赵世民的表弟,叫郑言朗,也是赵世民继承郑氏地产最大的阻碍。郑家老爷子一贯重男轻女,家业只能由亲孙子继承,赵世民姓赵只是外孙,郑老爷子自然不会让他继承家业。如果这个男孩遭遇不测或者锒铛入狱又或者爱上不该爱的人,郑老爷子别无选择,继承家业的只能是赵世民。

    在郑家,赵世民无论爬到多高的位置,永远只是个打工的。郑言朗还有不到一年就毕业了,一旦回国郑老爷子就会让他接手郑氏。

    “这么干净的男孩子毁了可惜了。”宋雨夜看着照片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宋雨夜习惯了服从,她从不会拒绝赵世民,赵世民的话仿佛有魔力一般,让她不得不遵从。

    手腕上的表三根指针汇在一起,十二点了,这个时间赵世民跟他的未婚妻应该睡了吧。脑海中浮现出赵世民跟她未婚妻在床上赤身纠缠的画面,她觉得自己连呼吸都是致命的。扯了条毯子将自己盖住,她将郑言朗的照片放在胸口,提醒自己睡吧,明天还要登机。

    她不了解郑言朗,赵世民也没有过多的透露信息,只是提供了学校地址。

    郑言朗住在她在郑言朗住的公寓附近找了家酒店住下。他真是一个单纯的男孩,每天除了上课,打球,跑步其余时间要么呆在图书馆要么呆在公寓。

    她找个郑言朗抽大麻的同学,引诱他抽大麻,他连那个同学的约都没赴。她找患了性病滥交地小姐勾引他上床,依旧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“废物,全是废物。”她捏紧拳头骂道,折腾一圈钱没少花,就连郑言朗的皮毛也未伤分毫。

    任务一日不完成,她一日不能离开这里,她讨厌这里,才一个礼拜她已经吃腻了汉堡薯条,看见披萨已经快吐了。

    她拿上包下楼转了一圈,竟然发现附近一家中餐厅。她开心的跑进去却与出来的人撞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那人鞠躬道歉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她抬头对上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,莫名的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郑言朗,她认出他,皮肤白皙干净,剪着一头干净的碎发,五官格外干净,尤其是眉眼,睫毛浓密纤长到令女人嫉妒,清秀爽朗。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,卡其色的休闲裤,一双简单的运动鞋,整个人充满了青春的气息。他竟然也来这里吃饭?

    “你是中国人?”郑言朗有些小雀喜。附近中国人不多,偶尔看到黄皮肤,黑头发的,也是日本或者韩国人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算是回答。“那个,我有事先走了。”她忘了自己是来吃饭的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东西掉了。”他在后面喊,宋雨夜仿佛没听到一般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自己看到郑言朗为什么会失态?她从未失手,这次却好像格外棘手,烦躁的挠了挠头发,原本柔顺的长发被弄得乱七八糟。手机铃声响了,她拿起来看了一下,是赵世民。应该是来问任务进度。

    “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电话那头传来赵世民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没有问她在这边怎么样?习不习惯,适不适应。开口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还没进展。”她说,担心他派其他人来做这件事,又说:“给我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说。身边传来女人的声音,他果断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寒暄,他就这样挂了电话。宋雨夜勾了勾嘴唇,苦涩的笑了。

    郑言朗的照片,笑容依旧阳光灿烂,她呷了一口红酒,眉角上扬,这样的小弟弟,会喜欢什么类型的姑娘?职场御姐?丰满熟女?风情少妇?清纯少女?

    她笑着摇摇头,觉得自己想多了,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跟自己有什么关系?不过是一个猎物罢了,跟以往的男人没有区别,只不过郑言朗更年轻一点,阳光帅一点。

    宋雨夜从不认为自己会喜欢这种小男生,她最好的朋友阮贝瑶曾经谈过一个小五岁的男生,幼稚,无知,黏人,占有欲强,没多久阮贝瑶就受不了分手了。

    永远不要跟自己小的男生谈恋爱,这是阮贝瑶的忠告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网站首页